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返回总站]
联系频道: [总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图片 > 热门图片一
分享到: 更多
被处死贪官王建业
时间:2013-05-27 22:38:14  作者: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1995年12月28日上午9点50分左右,执行死刑的枪声响了。王建业在枪声中倒下。在最后等待死亡的日子里,王建业始终想为自己开脱罪名,积极谋求上诉,即使在万人瞩目的公判场上,他仍在徒劳地大喊“冤枉”,这就是王建业,一个不折不扣的社会“蛀虫”,一个至死不肯伏法的顽固分子。

 

 

 

1995年12月28日上午9点50分左右,执行死刑的枪声响了。王建业在枪声中倒下。在最后等待死亡的日子里,王建业始终想为自己开脱罪名,积极谋求上诉,即使在万人瞩目的公判场上,他仍在徒劳地大喊“冤枉”,这就是王建业,一个不折不扣的社会“蛀虫”,一个至死不肯伏法的顽固分子。

等待最后判决的日子

一审被判处死刑后,王建业又被押回看守所。这时,他必须面对一个冷峻严酷的现实:按照有关规定,死刑犯都要戴上刑具,王建业被戴上了脚镣。除非他上诉成功,否则,取下脚镣的时候,就是执行死刑的时候,也就是生命终止的时候。面对着这冰冷的金属物体,王建业的心比这金属还要冷。当天傍晚,王建业找来一些纱布,十分仔细地将脚腕缠上,以防止脚镣磨伤自己的皮肤。

在戴上脚镣的最初日子里,他的动作十分迟缓,常常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脚镣,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在监仓里,王建业一直不屑与那些刑事罪犯为伍,很少与别的犯人说话。除了有时与个别经济罪犯下下棋,大部分时间总是一个人在那儿沉思,但从不和人谈他在想什么。有时独自拿着一副扑克牌,自己给自己算命,一算就是老半天。 

王建业在被关押期间,主要的事情就是准备自己的申诉材料。一审被判处死刑,回到监仓不久,他就开始准备上诉材料。王建业始终是不认罪的,更谈不上忏悔,也不做自己的人生总结,甚至没有对任何人表示一句愧疚。在生命的最后日子,王建业主要是干两件事:把自己账上的钱说圆;为自己鸣冤叫屈。

王建业被判死刑后,律师来看守所见他,一开始发现他神情有些沮丧。他穿着一件蓝灰大衣,慢慢地走来。见到律师以后,他很快克制自己,不把悲观绝望的情绪流露出来,而是非常镇静地和律师商量上诉的事宜。他说话非常严谨,把自己的内心包得很紧。他在看守所里写了不少材料,几乎全是案情申辩,但很少写自己的内心想法。即使在情绪最低落的时期,王建业也从不落泪。 

王建业在其上诉被驳回后,在死刑判决送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的日子里,仍然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着自己能活下来。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王建业的神经一天比一天绷得紧。

绝望后的未遂自杀  

1995年12月14日,市检察院办案人员来看守所提审王建业,主要问王建业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但办案人员并没有说这是最后一次提审,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王建业死刑就要下达的信息(实际上这时候还没有最后决定何时对王建业执行死刑),但检察院的办案人员走后,王建业就开始琢磨,觉得自己的死期近了。

王建业自己分析可能过不了元旦了。在15日和18日,法院分别处决了两批死刑犯,这些死刑犯被枪决前,都关押在市看守所,有的甚至与王建业同仓。王建业认为自己过不了12月20日了。

12月19日,王建业想了一天,决定自杀,以逃避最后对他进行的公判。

这天晚上,王建业在一张纸上写下了“遗言”。大意是:再过两小时,我就要与世长辞了。你们不要以为我现在很痛苦,其实我很坦然。我决定自杀是为了不要让他们将我带上刑场,这就是我的胜利……

写完这些后,王建业并没有马上自杀,接着他又写了这样一行字:现在我要先睡上两小时……

次日凌晨4点,以为当天就要对他执行枪决的王建业找出他事前就藏在其呢大衣衣缝中的一小块约五分钱硬币大的残破刀片,去割自己的脖子,企图自杀。在他还没有得逞的时候,即被看守所人员发现了。

看守所加强了对王建业的看管。第二天,王建业见没有对自己执行死刑,就再也没有企图自杀。看守所要给他调一个监仓,他乘机再一次试探说:“不要调了,要调元旦以后再调。”他认为,只要能拖过元旦,他恐怕就死不成了。看守所也明白他的意图,顺着他的意思就没有坚持给他调监仓。

以后的这段日子,王建业的情绪基本上是平静的。这段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对王建业的死刑核准也下达到了深圳。最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12月28日在深圳市体育馆召开宣判执行大会。

公判现场大喊“冤枉”

1995年12月28日上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深圳体育馆召开宣判执行大会。有6000座位的体育馆看台已经座无虚席。王建业、史燕青以及其他两名因贪污巨额公款也被判处死刑的银行职员已被押至侧台下等候宣判。

王建业穿的一件大衣较长,样式很旧,是一种粗呢的,这件长大衣把他浑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脚上穿的一双白球鞋。他仍然是一副蜡黄的脸色,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只是比平时要显得灰黑一些。脸色一直不好,这恐怕跟他以前得过肝病有关。

史燕青穿着一件浅色的外套,外套没有扣上,露出里面的一件白色的兔毛衣。她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她没有被绑上,只是戴着手铐,一名女法警押着她。史燕青脸色发白,两眼红红的,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上午9点钟,公判执行大会准时开始。会议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主持,一名副院长进行宣判。当宣布将4名罪犯带上来时,全场鸦雀无声。王建业和史燕青都不低头,王建业甚至抬头望着高高的看台,那看台上有许多他所认识的人。史燕青则一直扭头望着王建业,眼睛一眨也不眨。

宣判中,整个会场非常安静,6000多与会者都知道王建业是中国特大受贿犯,但很多人却不知道王建业究竟受贿多少,所以大家都在认真地听。

王建业也在认真地听,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这时,他已不再抬头望着观众席,而是微微地低下了头,眼睛看着面前的地上,目光虚无,若有所思,脖子上的青筋一鼓一鼓地跳动。人们不禁纳闷,今天宣判的内容他应该早已是耳熟能详了,就在他死刑即将执行的时候,他为什么仍然这样平静地认真地听着法院对他判决的内容 

这时,会场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就在这个停顿中,王建业突然使出平生的力气,大声地喊了一声:“冤枉!”

这就是王建业,他至死也不认罪。而且他选了法院副院长宣读停顿的时候喊,让全场人都能清楚地听见他这一声喊。喊完这一声后,他再也没有出声。

宣判大会在继续进行,法院副院长继续宣读对另两名银行的经济罪犯的死刑判决。王建业静静地站着,史燕青痴痴地望着王建业。在整个宣判大会中,史燕青始终这样望着王建业,但王建业却没有回望她一眼。

宣判结束后,法院副院长命令将王建业等人押下去,武警将王建业等人押出大会会场便押上了卡车。上车后,王建业站在中间,另一名死刑犯梁健云被押着站在王建业的左边。梁健云曾与王建业关在一个监仓里,所以他与王建业很熟,上车后他问王建业:“老王,你刚才喊什么?”王建业回答说:“我喊我冤枉。”梁健云笑了笑。王建业抬头看了看蓝蓝的天空,这天天气特别明朗。

约在12月28日上午9点50分左右,执行死刑的枪声响了。

王建业在枪声中倒下了。

王建业案件大事记:

王建业,男,原系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

史燕青,女,原系深圳市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石油化工公司综合业务部副经理。

1992年6月25日、7月2日,深圳市检察院分别对被告人史燕青、王建业立案侦查。

1993年7月4日,王建业在被检察机关传讯后第二天早晨,从云南省西双版纳边境偷渡到缅甸,后逃到泰国。

1993年9月20日,王建业被泰国警方抓获,同月30日被押解回国。

1994年6月29日,侦查终结,深圳市检察院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995年1月5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这一天开庭公开审理王建业、史燕青案。

1995年4月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开庭一审判决。法庭一审判决王建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史燕青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两人不服,当场表示上诉,但上诉最终失败,国家最高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1995年12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深圳体育馆召开宣判执行大会。王建业被执行死刑。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说天下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论坛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8-2012 zjj.mszxs.com 张家界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责任编辑:季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法律顾问:陈勇 18974485959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