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返回总站]
联系频道: [总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呼声
分享到: 更多
遥想军旅当年
时间:2013-08-01 18:04:41  作者: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我的六年军旅生活,不仅铸成了终生不改的人生信念,也留下了许多永不磨灭的人生记忆。“八一”,这个透着国防绿的节日,对一些人来说,总是魂牵梦绕,我就是其中

我的六年军旅生活,不仅铸成了终生不改的人生信念,也留下了许多永不磨灭的人生记忆。“八一”,这个透着国防绿的节日,对一些人来说,总是魂牵梦绕,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梦中人”。我与这个节日结缘已经45年,此生是不能与此节剥离了。45年前的初春,记得正是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发表五周年的日子,我们一群当时还是(官亭)临澧四中在校生的热血青年,终于梦想成真,穿上了下蓝上绿的新军装。家乡欢送家乡子弟兵大会在官亭公社大礼堂举行,父母以新军属身份和我同堂与会。我的人生从此开启新历程。换上新军装的第一个笑话,就是解不开那种滚轴式卡子的军用皮腰带,内急得绞着两腿原地直打转。

  我们参加的是解放军空军地勤部队,属技术兵种,是做歼击机地面维修的。我的第一个军旅驿站是云南蒙自空军基地,那是与越南接壤的地域与空域,还是蔡锷将军当年起兵“讨袁护国”的地方,蒙自机场就在我国著名锡都云南个旧的锡矿山下。我们这群江南子弟对云贵高原气候不是很适应,刚上高原时,有的新战友还呼吸困难流鼻血哩。那时正是“文革”两派斗争激烈时期,军队与地方常有政治事态。我们的部队倒是坚守军营,很少介入社会活动,曾经造反派也冲击过我们的营区,我们只是“众志成城”坚守机场,或潜心学习战机维修知识。主要的社会活动印象是与当地群众在军营一起跳过一次“忠字舞”,觉得少数民族同胞就是善舞。我们还曾在机场附近的农村“支农”,帮老百姓插秧,这对我们农村出身的战士基本是轻车熟路,但对那些上海兵、武汉兵来说,可就犯难了。当时有两件事特别难忘,一件是我们所在部队就在蒙自基地上空,击落一架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只是我们到达基地迟了几天,没能亲眼目击,但荣誉感我们感受到了;另一件是我们同期入伍的一位擅长打篮球的新兵,在前往地方参加完军民篮球友谊赛后,遭遇两派枪战而不幸中弹身亡,留下莫名的惋惜。我们的学习结束后,就开始战斗值班了,要知道,蒙自基地战机起飞后就到了越南领空,那时还是我们援越抗美的背景时期,每天天亮前紧急集合上机场,对停机坪里的战机进行起飞前各项设备的技术检查,检查完回营房和衣再睡一会儿才到起床号响。有一次凌晨战机值班检查中,兄弟连队一个睡意未消的地勤战士不慎闯过正在发动机试车的机尾喷口,结果被吹起数十米摔死,直到第二天天亮后才发现,这个烈士自然有点不壮烈,为此,部队少不得更加绷紧了安全教育的弦。那个时期,整个国家都弥漫着政治斗争的火药味,我们没有听到过与敌作战的枪声,但我们听到了两派干仗的枪声。不过我们这些新兵根本没有任何恐惧感,有的只是新奇和热血沸腾,军旅生活从开始就该是有声有色的。
  在蒙自机场驻扎半年后,我们部队与著名抗美援朝空战英雄张积慧部调防,他们去了云南蒙自基地,我们去了上海虹桥基地。刚到上海时,正赶上“文革”特定历史事件“全国山河一片红”(当然是除台湾外),虽然我们没有前往上海闹市区观看庆祝活动,但毕竟近在西郊,市区腾空而起的五彩焰火,可让我们这些山村出来的小青年开了眼,过去只在画报上看过的焰火,第一次真实地呈现在眼前了,尽管只是远远的眺望,但已经足够我们好奇和兴奋的了。那时的日子火热而充实,大部分时间是进行战机维修,保障飞行训练;再就是学习,那时部队的代名词就叫“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学习是不可少的。当时的学“毛著”、忆苦思甜、批判刘少奇、清理阶级队伍、支农,军民联欢,我门无不满腔热情、积极参与。应该说,在我们淳朴的心田里,是那时生活种上了许多终生受用的思想植株。颇为“传奇”的是在虹桥机场,虹桥机场当时还是一个军地两用,空军航空兵部队机场,也是民航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因此,我们中队还几次做为迎接外宾的“三军仪仗队”空军方队参加过国家外事活动。记得我们曾经欢迎过巴基斯坦的叶海亚汗、阿尔巴尼亚的巴卢库、越南的范文同等多国国家领导人。当然,我们的仪仗队与国家仪仗队是无法相比的,他们是“专业”,我们是“业余”哩!不过我们的队列动作和行进,在基地是很有名气的。在虹桥机场我们曾遭遇过一次地面事故,就是我们这个中队维护的一架歼六战机在地面试车中突然越过轮档,冲出停机坪,猛撞向抗日时期留下的水泥碉堡群残迹中,结果伤了好几个战友,不过还好没有死人。在上海期间我们还在江湾机场驻扎过一个时期,这里曾经是抗日时期的上海中国空军基地,最初是为螺旋桨为动力的雅克式战机起降设计修筑的,后来起降喷气式超音速歼击机的跑道都是重修的。江湾机场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水味涩难喝,因为那还是海水简单过滤的水;此外印象是只要有水的地方就可以捉到红色的龙虾,这里沟塘的水位每天都会随潮水涨跌而起落。机场当时还保留着抗战时期指挥兼休息的洋楼,蒋介石等是曾经在这里驻足过的。我们驻军在这里时,洋楼已经没有当年的森严,我们还曾自己闯进洋楼去休息。这个期间一件特别痛心的事情,是驻扎江湾机场的兄弟部队一架歼六战机在飞行训练中失事,因为飞机在降落过程中,飞行高度很低,出事故时,飞行员未能弹射出座舱,就整个飞机扎进了吴淞口附近的黄浦江;牺牲飞行员的遗照一直还有点印象,那是一个非常年青英俊的飞行员,但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
  在上海驻扎一年后,大约69年10月,我们部队再次调防,开赴安徽蚌埠基地。刚到蚌埠基地不久,我受派遣参加执行接兵任务,接兵地点是湖南湘潭县严冲公社一带,我当时职务是新兵某排排长。接兵期间,我第一次瞻仰了毛主席故居韶山,记得当时在韶山的书店买了一本合卷本的《毛泽东选集》,这本书一直跟随我至今。在蚌埠期间,我们曾经一边进行战机维护,一边看着一颗特殊的“星星”飞越上空,还一边收听来自太空的“东方红”乐曲,这就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发射,一名解放军战士,曾为此欢呼雀跃。在此期间,我们又经历过一次飞行事故,出事战机正是我们中队的歼六飞机,在飞行训练中,长僚机因操作失误,居然在空中发生擦刮,一架战机的机翼被另一架战机的炮管擦刮折断,好在飞行员跳伞成功,只是飞机摔毁在安徽固镇县境内,记得我们去挖掘飞机残骸时,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心情沉重;那几天,地勤食堂特地改善生活,但中队官兵一个个都吃不下饭,好好的饭菜大都倒掉。驻扎蚌埠期间,最大事件莫过于“9.13,即林彪叛国事件。虽然我们做为普通地勤战士并不知道任何内情,其实当时情形十分紧张过,因为蚌埠空军部队属南京空军军区管辖,记得林彪之子林立果当时是空军作战部部长,南空属其控制范围,因此蚌埠基地多少也涉足了当时的一些政治举动,如给地勤战士发放枪械和林立果讲话小册子等。林彪叛国事件爆发后,曾经有陆军部队进驻蚌埠机场,空军部队停止一切飞行训练活动。对于国家来说,那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事件,但对我们战士来说,也不过是度过一段随上级指挥而行的“寻常”岁月。在蚌埠基地,我加入党组织、我几次提干均未成功,我生病住了两个月陆军123医院、我还曾成为部队幻灯宣传的学习积极分子,曾多次评为“五好战士”……。 蚌埠基地自然是我今生无悔的记忆。不过,今天,这个紧挨蚌埠市的空军基地已不复存在,据说那里已经变成高楼林立的城市开发区。在部队几年里,作为老无线电员,我还带过两个新兵,他们都是北京兵,都姓潘,一个是69年入伍的潘斯哲,一个是70年入伍的潘湧,都是很好的战友。潘湧先生后来去美国发展,还通过网络跟我密切交流过。他写过许多回忆文字,我当时收藏在电脑里,准备结集发布。但因为学校的一次失窃,电脑和资料一起不翼而飞,至今还令我痛心不已。总之,简单当兵的我,在复杂年代依然吸收着简单而有益的人生营养。
  我军旅生活的最后驿站是安徽安庆基地。记得那里有座大龙山。安庆市长江边有一座“振风塔”,那里还有许多重大历史记忆,因为安庆自古为长江兵道要塞,那里有个关隘叫“集贤关“,太平天国时这里有过激烈的战事历史。安庆期间,我已是二十二三岁的老兵,除了日复一日的机场营房来回穿梭,就是等着复员回家了。对了,安庆是黄梅戏的故乡,我们曾在市里看过一次黄梅戏,那应该是最正宗的原生态“黄梅”吧!在安庆,我依依惜别了六年军旅,从安庆登上轮船,直抵武汉,然后经长沙取道津市,水陆兼程回到我的家乡。一路同行回乡的是我的初中同班、部队战友和官亭同乡邓纯双先生。
  2008年3月上旬,我们组织了一次纪念应征入伍40周年聚会,当年的主要接兵首长和五十多位当年战友相约临澧,度过回味人生军旅生活的两天。人生细节没有可能一一重现,但人生的重大感悟却永远如炬燃烧:参军为荣,军旅无悔!值此建军86周年纪念日,让我怀着一腔虔诚,向我曾经的火热家园——军营,献上一个颇具沧桑意味的军礼!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说天下
推荐资讯
民生呼声
民生微博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论坛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8-2012 zjj.mszxs.com 张家界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责任编辑:季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法律顾问:陈勇 18974485959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管理